民主黨將反對防疫基金撥款 倡全民派一萬及增失業金 叫停「明日大嶼」

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今日(20日)聯同多個地區的民主黨區議員向政府遞信,要求暫停「明日大嶼」計劃的前期研究工作,轉而於第三輪防疫基金增設失業援助金,及再次向全民派發一萬元應急金。胡志偉明言,若防疫基金沒有大改變,民主黨將於週五的特別財委會反對撥款。

胡志偉表示,民主黨多區的議員都有求助人指自己被防疫基金遺漏,過去亦多次要求政府拾遺補漏,但政府卻以庫房緊拙為由拒絕,同時展開花費數億的「明日大嶼」前期研究工作,證明政府寧願留錢填海,都不放錢舒緩市民困境。他又指,過去防疫基金補貼「賺到笑」的大企業及僱主,中小微企卻被遺忘,質疑既然相信僱主提交的文件,為何不相信打工仔證明失業的文件,促政府增設失業援助金。

胡志偉又指,週五的特別財委會將審議「明日大嶼」前期研究工作及第三輪防疫基金的撥款,由於議案影響非常大,民主黨已決定將會出席財委會,但指自己不清楚其他民主派的取向及做法。

多個地區的民主黨區議員則批評,政府過去防疫基金對食環街市、舢舨旅遊業、沒有供強積金的自僱人士、寵物美容業、食物製造廠、文化藝術界、私人屋苑的補貼都不足,要求對有關界別再加發津貼及作免租安排。

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今日(20日)於網誌表示,第三輪「防疫抗疫基金」將重點資助受政府防疫抗疫措施影響或受疫情重創的行業和人士,以及繼續提升防疫抗疫能力,基金涉及金額約240億元。他表示,政府代表將於周五(25日)出席立法會財委會會議,獲立法會撥款批准後,將盡早落實相關措施。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行會成員林正財:無聽聞 10.1 前開通「港版健康碼」 徐德義:兩地部門仍需觀察 | 立場報道

「港版健康碼」討論多時,不少政黨及團體促請在 10 月 1 日前推行。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徐德義今日(17 日)表示,何時開通仍需觀察,要在兩地相關部門認為風險在可接受程度才展開商討。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亦表示,無聽聞政府會在10 月 1 日前開通「港版健康碼」,估計大陸仍擔心香港有隱性傳播,形容「開通的主動權在內地」。

食衞局副局長徐德義今日出席衞生署簡布疫情記者會,重申在第三波疫情之前,「港版健康碼」的硬件及軟件研發已達到成熟階段,但何時開通需要再觀察。

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向《香港電台》表示,自己無聽聞政府要在 10 月 1 日前開通健康碼,認為內地控制疫情較香港好,強調開通的主動權在內地。他指,大陸擔心香港仍有隱形傳播,因此香港要繼續做好檢測,找出確診個案,否則難與大陸及澳門銜接。

林正財估計,約 10 萬人需要中港「兩地走」,疫情下他們或已數個月沒有見家人,分隔兩地引致的家庭及生計問題,整個社會都要承受,需要「加把勁」解決。

林健鋒建議參考廣東做法 每 14 日為健康碼續期

行政會議成員林健鋒接受《香港電台》訪問則表示,「10.1 黃金周」期間中國人民會「周圍去」,有交叉感染機會,因此應待黃金周之後,香港疫情繼續穩定後才推行「港版健康碼」。《星島日報》今日亦刊登林健鋒專訪,認為港府可參考廣東做法,每 14 日再作檢測以令健康碼續期,同時確保「港版健康碼」與「粵康碼」、「澳康碼」無縫互通,操作應簡便。

工聯會每月進行「香港就業狀況及求職信心指數調查」,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陸頌雄今日表示,最新一次調查在 9 月 12 日至 16 日進行,共訪問 1,490 名香港市民,有 71% 受訪者「非常同意」政府推出「健康碼」,認為可促進人流、物流,有助於經濟復甦,24% 人表示「同意」,約有 2%人 「不同意」和「非常不同意」,餘下 4% 表示無意見。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宗教教科書強調中國人身份 籲學生愛國和諧 天主教神學研究員:耶穌無對國家表達喜愛感情 | 立場報道 | 立場新聞

近日天主教學校《星光系列》的宗教科課本因涉及「愛國」內容,引起社會爭議。天主教香港教區轄下的學校包括 17 間幼稚園、56 間小學和 26 間中學,都會使用該系列的教科書。翻查有關教科書,《星光系列》的幼稚園及中小學書本都涉及國家民族課題,而且都在課程較早階段已教授,較認識教會、信仰、耶穌及聖誕節意義更早。課程除了強調「中國人」身份,又指中國文化是由天主賜下,籲學生以愛國感謝天主,又鼓勵同學成為「和諧」小孩子。書中的禱文又會帶領學生感謝天主讓他們成為中國人,稱自己願意熱愛國家民族。不過,有神學研究員指耶穌並無對國家表達喜愛的感情,又指有天主教並不主張與政權太過接近。

強調「中國人」身份

根據書中資料,這一系列的教科書由寶血會修女、本身亦是神學學者的劉賽眉作神學審查。《立場新聞》記者致電聯絡她時,她表示已過去一段時間,不記得書本內容,記者即使表示可以向她複述書中內容,她仍拒絕受訪。

在幼稚園《星光伴我》的高班上冊, 第一課就是「天主愛中國人」,書中其後才是「主愛小耶穌」、「愛心滿聖誕」等課題。課中強調學生中國人的身份,提及「天主愛我中國人……誰是中國人?」,下一句則是「______是中國人」,學生需在橫線填上自己的名字。課末的「家長篇」鼓勵家長讓孩子認識中國的文化特徵,如觀察自已樣貌找出一般中國人的特點,以加強孩子的民族歸屬感,喜愛自己是天主創造的中國人。

課末的「家長篇」鼓勵家長讓孩子認識中國的文化特徵,以加強孩子的民族歸屬感。

要求仿效中國人「和諧」特質

小二的《踏上星光途》上冊,同樣是以類似的課題「天主愛中國」為首,並在課中強調了中國人有和諧的特質,要求學生仿效。其中提及「天主愛我中國人,給了一顆和諧心」,其後的課文又指「和諧是天主的恩賜」,並附上詩歌指「讓人認識天父愛中國,人人相處諧和」,要求學生學習中國人愛和諧,剔選做得到的「和諧」行為,如「不與人爭吵」、「禮讓別人」等。課末的禱文又感謝天主「讓我成為中國人」、「願意與別人和諧共處」。

課中提及「天主愛我中國人,給了一顆和諧心」。

課中提及「天主愛我中國人,給了一顆和諧心」。

指天主賜下中國文化 籲以愛國作感謝

在小三的《踏上星光途》上冊,第四課「珍惜傳統文化」以中國文化為引入,鼓勵學生熱愛國家民族。課中指祖先留傳下來的東西都是天主的恩賜,耶穌教人如何愛自己的民族和文化。課末的禱文除了感謝天主「讓我成為中國人」,又提及「願意學耶穌般熱愛國家民族」,以表示對天父的感謝。

課末的禱文提及「願意學耶穌般熱愛國家民族」,以表示對天父的感謝。

課末的禱文提及「願意學耶穌般熱愛國家民族」,以表示對天父的感謝。

每本課本同時配有一本作業,就「珍惜傳統文化」一課中,學生須在眾多與中國文化有關的項目中,剔選自己能做的事情,如「以繼承中國珍貴的傳統感光榮」、「知道愛國是感謝天主的好方法」等。

指岳飛對國家盡忠「反映對召叫十分認真」

課本中多個課題都有「中華小寶庫」,引中國的歷史故事呼應該節課題,如談及「交友之道」便引「管寧割蔗」的故事、憐憫他人引李時珍因同情病患而編寫《本草網目》的例子。其中《踏上星光途》四上第四課談及「愛的召喚」時,則引岳飛為例,指他對父母盡孝、對國家盡忠,反應他對召叫十分認真。有人質疑書本將岳飛「精忠報國」稱為天主的召見。

中三課本《我走星光道》,當中第六課為「心擊家國」,當中以耶穌關心自己同胞、珍惜天主賜給以色列人民的土地為例,指耶穌愛自己的國家民族,又認為真正的宗教會孕育愛國之心。書中指愛國並非盲目服從或反對政府管治,又列出香港人愛國事件簿,當中包括八九民運,提及港人就「六四事件」舉行大規模示威。

林瑞琪:耶穌無對國家表達喜愛感情

天主教香港教區聖神研究中心退休高級研究員林瑞琪表示,雖然天主不反對人對國家存有責任,但談到「愛」則涉及情感,耶穌並無對國家表達喜愛的感情。他又指有人會以「愛」形容與政權的關係,而天主教並不想政權太過接近,畢竟耶穌是被政權殺死,又言禱文中都應該避免有太多的政治意味。他解釋天主教具有普世性及全球概念,重視其他國家的文化,故會推行本地化,理解教科書中引用中國的歷史例子。

林瑞琪說,本來中國人及香港人的身份可以無矛盾,但當年青人感到不忿,認為被禠奪應有的權利,作為管治階層要去正視及疏導問題,高壓處埋只會令年青人更難認同。對於有社會聲音質疑,有關教科書內容會令宗教變成「洗腦」工具,他說不清楚有關書本是否有此企圖,「不過所謂洗腦工作,無論有意無意其實都沒有效果,反而令年青人更反感,有更大反抗。」

學校校長:相信教師不會偏頗

對於教科書強調中國人身份及愛國,瑪利諾神父教會學校校長何力生表示,香港有許多不同國藉的學生,如南亞裔、北非、歐洲的學生都有,「佢係咪指明你一定要愛中國,我覺得就唔洗指到咁白」。他說教授宗教時會採用地道文化是很平常的事,其他國家亦會套用當地的歷史事件,但亦要注意該些例子是否運用得宜。他又說,不少學校只是以該些書本為參考內容,課堂上最重要是教師的教授方法,而教師的專業就是將資料平衡及公道地告訴學生,他相信他們能夠不偏頗、具世界觀地教授學生。

《踏上星光途》

《踏上星光途》

天主教教育小組:愛國不等於是非不分

天主教教育事務處為加強天主教學校的宗教教育,於 2004 年成立「宗教教育與德育課程專責小組」,自 2006 年為科目撰寫教材,包括《星光系列》宗教科課本。

小組今日晚上發聲明指,天主教宗教教育的目標之一是讓學生學會愛自己,以至他人、團體、世界和天主,這包括我們的家庭、學校,而民族、國家都是一種團體,但不等於是非不分,也會學批判和改善團體中的不完善,以求令團體變得更美好。課本中有部分課題談及中華文化元素,小組說,天主教價值與中華傳統美德大有相通之處,可以互相對照和印證,讓學生明白,中華傳統文化中,天主教信仰能彌補一些傳統價值觀之不足的地方。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【國安法】指外部勢力深入香港 李家超:將與國家有關單位做國安培訓

港區國安法今年 6 月 30 日晚實施,至今 21 人被捕,7 人被通緝,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日前接受鳳凰衛視專訪,形容法例是國家對香港的「關愛」他亦指,國家安全「最重要的標準一定是國家的標準,這個不是香港標準」,往後會與國家有關單位做國安培訓。

李家超在訪問中表示,港區國安法沒有追溯力,「你不做了,平平安安就過你的生活」,法例亦只據香港的具體情況,涵蓋 4 個罪行,相對中國國安法屬小範圍,只是針對絕小部分大奸大惡的公敵。他形容,「國家其實很客氣的,也是對香港整體有關愛的」。

他又表示,外部勢力已深入了香港的不同活動,指一般老百姓可以受外國高級別官員的接見,「這個是不平常吧?」他又認為,運動的主題、通信方法、分工,以至有示威者公然要求外國制裁,「這些都不是一般老百姓的遊行示威、爭取所謂自己的訴求會做的」。

另一方面,李家超提到在國安法後,「以前參與勾結外部勢力同盟的人」退場、退休、停止運作、解散組織,認為反映這些人所做的事就是香港國安法針對的行為。他又提到,有些所謂「黃店」也都「脫黃」,剷除有關以前的暴力、鼓吹港獨、與外國串謀的網上信息,以至銀行戶口等等。

他相信,一般市民在國安法下,生活就可以「如常」,「以前我不可以如常,現在可以如常了,非常開心,我們之後可以發展其他的,過我一貫的生活了」。

至於在港區國安法的執行方面,他強調,警隊國安處一定要在《基本法》下行事,對政府行為及權力使用都有限制,批評港英時期的政治部透明度低、不依規矩做事。不過,李家超同時亦指,國家安全「最重要的標準一定是國家的標準,這個不是香港標準」,往後會與國家有關單位做國安培訓。

在反修例運動中,警隊執法被受爭議,李家超再次批評其中很多是抹黑、假新聞,甚至是勾結外國一起去攻擊,反而讚揚警隊在處理暴力行為時手法克制、有效、恰當,「香港一個人也沒有因為執法死亡」、「沒有一個人因為執法嚴重受傷,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做到這個程度的」。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惡人如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

【文:Ms W】

為甚麼有些人能做出喪盡天良的事而不覺得有問題?晚上會睡得著嗎?

原來這些惡人們的確有些技倆去「說服」自己,Shalvi 教授和一眾學者在 2015 年發表了一份研究,正正解答了以上問題(Shalvi, Gino, Barkan, & Ayal, 2015)。他總結了過往的相關研究,列出這些惡人的六個技倆。

第一,走灰色地帶。這些惡人以規則含糊為由,然後「利己」的方法演繹出來。例如:給你一粒骰子,擲出的數字愈大,你得到的獎金會愈多,不過規則是你只可擲一次,而擲骰結果只有你自己知。於是有些人就會擲多幾次,然後用點數最大的去領取獎金。不過有趣的是,他們不會連擲也不擲便直接說一個虛構的點數,因為「虛構事實」明顯違反道德原則,但「瞞騙和蒙混事實」則比較容易接受。

第二,著眼利益,尤其是當得益者不只自己的時候。當說謊能為自己和另一人帶來好處是,他們會覺得做壞事是沒問題的。隨著所得利益愈來愈多,他們之間互惠互利的關係會變得更穩固,做壞事的次數會繼續增加,而內疚感會愈來愈少。

第三,放大自己做過的好事,即是:「我做了這件好事,所以我有權利做一點壞事」,而他們並不會太自責。就像減肥一樣,很多人做完劇烈運動,有時會想:「既然我都做了這麼多運動,吃一個漢堡包、飲一杯珍珠奶茶也不失為過吧!」

第四,潔淨自己,例如:洗澡、抹手,去降低自己的內疚感,也可以是意識上,有時這也會牽涉到痛苦,例如:斷食。

第五,承認錯誤,但只會承認自己的小部分錯誤,然後他們便會覺得已認了錯,就不需為自己的所有錯誤承擔責任了。

第六,站在道德高地去譴責。你沒看錯,沒道德的人會跟你談道德。當他們不能否認或彌補自己的過錯時,他們便會以非常嚴格的道德標準去批評受害的一方,斥責對方也有錯,試圖拉遠自己和罪惡的距離。

閱讀以上六點後,你有沒有覺得在現實生活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?

Reference
Shalvi, S., Gino, F., Barkan, R., & Ayal, S. (2015). Self-serving justifications: Doing wrong and feeling moral.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, 24(2), 125-130.

作者自我簡介:Ms W,專業是言語治療和聽力學,興趣是心理學,喜歡以有趣易明的方式分享學術研究。作者 Facebook / 網站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【武漢肺炎】寧波巴士群組 1 人感染 23 人 添空氣傳播證據

今年 1 月 19 日,一行共 128 名佛教徒分別乘 2 部巴士,前往距武漢 900 多公里的寧波市廟宇典禮,當時寧波尚未有武漢肺炎(COVID-19)感染個案。身處 2 號巴士的 1 名 64 歲女士 ,明顯不知道自己已感染——她此前曾與來自湖北的朋友進餐,幾天之後,2 號巴士上另外 23 位乘客也被發現確診,全車人在來回車程都有戴上口罩。

根據周二(9 月 1 日)在《美國醫學會雜誌內科學(JAMA Internal Medicine) 》發表分析,巴士群組例子反映乘客、確診者之間距離並不重要,因為乘客不論與源頭病人相距多遠,仍然有被傳染,例如有巴士最後一排乘客中招,而最後一排乘客與源頭病人之間足有 7 排距離。

該報告又指,唯一可能減輕在巴士被感染風險,是乘客坐在可打開窗戶附近或近門的位置。

值得留意的是,兩部巴士都有冷氣設備,車內的空氣會不斷循環,整團人都無在來回 100 分鐘的車程中戴口罩,去程、回程都坐在同一座位;團友曾在戶外出席 150 分鐘的參拜活動,期間在無空調的寬敞房間共同進食午餐,但 1 號巴士全部 60 人未有感染 COVID-19 ,顯示巴士上的空氣傳播是另外 23 人感染的原因。

該巴士感染群組再次突顯,致病的冠狀病毒 SARS-CoV-2 能透過空氣微粒而傳播,並非僅由飛沫傳播;在 7 月,世衛才首次承認 SARS-CoV-2 可能在餐廳、工作場所等通風不足的封閉空間中,以空氣傳播方式引發超級傳播事件。

該份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醫生撰寫的報告結論指出,未來的預防和控制疫情工作,應考慮到 COVID-19 在空氣中傳播的可能性。

報告並無完整描述源頭女病人的情況,僅指她在廟宇參拜後才出現病徵,後來更在回家後再感染全家 3 口。然而《紐約時報》指一份中國發表、同樣分析此群組的研究稱,該名 64 歲女病人早在 1 月 18 日已有病徵,這是她與湖北朋友進餐後的一日,而她只服用成藥並無求診。

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醫學院傳染病和病毒學專家 Muge Cevik 指,群組是由長途旅行、密閉環境、巴士擁擠環境,和由於感染初期極易傳染病毒的源頭等多個因素引起。除了 2 號巴士乘客外,另有 7 人出席同一參拜活動都被感染,這 7 人並無乘坐巴士,但曾與源頭女病人有密切接觸。

無參與研究的維珍尼亞理工學院土木和環境工程教授 Linsey Marr 補充,在密閉空間內出現的潛在空氣傳播,引起人們對冬季的擔憂,因為人在該季逗留室內的時間更長,建議市民避免到人多、無人戴口罩和通風不良的室內空間。

來源:
The New York Times, How a bus ride turned into a coronavirus superspreader event, 2 September 2020

報告:
Shen, Y., Li, C.W., Dong, H.J. & et al. (2020). Community Outbreak Investigation of SARS-CoV-2 Transmission Among Bus Riders in Eastern China. JAMA Intern Med. 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1, 2020. doi:10.1001/jamainternmed.2020.5225

文/Alan Chiu

 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【審查教科書】通識書刪「三權分立」 楊潤雄:基於事實 香港無三權分立

今年出版的通識書經過教育局的「專業諮詢服務」後,不少內容如六四事件及三權分立被刪改。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今日見記者時被問到這情況,指專業諮詢並無硬性規定刪除內容,不同出版社仍有彈性作決定,故部分書本有六四事件的內容,部分則沒有。他又指香港無論在回歸前後,都無三權分立的制度,認為教科書應清楚陳述事實。

楊潤雄表示,專業諮詢著重書本內容能否配合課堂宗旨及目的,是否持平全面,不是政治審查。他又表示,過去教育局並無審核通識書,難以比較過去及今日的書本內容,「大家唔好針對住以前有呢樣冇嗰樣,因為以前佢哋出嘅書係冇經過審核」,認為「改良」的內容能令通識科教學做得更好。

楊潤雄又解釋特定例子,指部分書本有六四事件的內容,部分沒有,反映專業諮詢並無硬性規定刪除內容,不同出版社仍有彈性作決定,至於「三權分立」,他表示是基於事實作修改,「香港係冇一個三權分立嘅事件,97 之前個制度以至於 97 後根據基本法個制度都唔係一個三權分立嘅制度,所以呢啲事實,係必須喺教科書度清楚咁講出嚟。」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【手作人路難行】市集達人「簡梘」:願作同路人分享經驗 | Trial and Error Lab

本土手工潔膚品牌「簡梘」的創辦人鮑國偉(右)與鄭貝莉(左),致力推廣全天然本地手造沐浴產品,身影常見於大小市集。(Trial and Error Lab 提供圖片)

【文:Gi;圖:Andy】

抗疫時期,標榜天然、人畜無害的清潔用品乘勢大賣,但創辦本土手工潔膚品牌「簡梘」的鮑國偉與鄭貝莉卻認為:「我們一直主張自然簡樸,早存在一羣認同的客人;而且經營品牌不能乘人之危賺錢。」創立逾八年的「簡梘」,疫情下堅持獨立小品牌的信念,或者能為逆境下的你我,帶來點點啓發。

好的品牌設計能讓人記住 

在香港,因連鎖店、大品牌的競爭與影響,做獨立品牌從來都像把車駛在崖邊難以立足,眼前兩位就道出經營小品牌的卑微心願:「只要改變一個人不去超市或大商店購買產品,已經當贏了。」

如此艱辛,怎仍堅持創業?於大企業工作,從事採購多年的鄭貝莉(Perine),從沒想過做手作人,「十年前因健康問題辭職休養,偶然去學天然手工梘,才知坊間的沐浴露有很多化學成分。用過後皮膚變得滋補;用來洗頭,連髮質亦大有改善。」她沒想太多,只一味做來送人:「不懂計算成本,也不會定價,只想分享手工梘的好處,朋友讚賞就很有滿足感。」

「簡梘」的手造梘中間有一個洞,可穿起掛上,方便用家掛於洗手間。

這倒像不少年輕人誤打誤撞創業的故事。但不同的是,當時她已踏入不惑之齡,身邊亦有位熟稔品牌設計的丈夫鮑國偉(Ronnie)幫忙,「有天我想拿手工梘去賣,改了『簡梘』這名字後,Ronnie 建議認真做好產品設計及外形 — 在梘中間做一個洞,可用繩子穿起掛在洗手間,既有型又不用肥皂盒。」獨特的巧思與外形,後來成為「簡梘」招牌作:「至今許多客人仍憑着這件梘來記住我們。」Ronnie 滿意地笑說。

2012 年 6 月,「簡梘」正式推出,成份全天然,產品包括手工梘、洗髮水、洗手液與潤唇膏等,當中以濕疹梘、活髮梘最為人熟識。品牌形象鮮明,夫婦倆又有豐富品牌設計經驗,是否從此一帆風順?

簡潔的陳列可突出作品,在市集中就能引人注目。

簡潔的陳列可突出作品,在市集中就能引人注目。

靠手作市集廣為人知

「當然不是!從前不流行網購,社交媒體 like 的人也沒幾個。」Perine 當時沮喪得差點想結束品牌。

一年後「簡梘」參與手作市集,一次初試啼聲,把她從懸崖邊拉回來,「2013 年首次參加,認識很多檔主與客人,明白需要面對面跟人分享理念及用法;更了解到市集既可宣傳,也帶來機會。」

跑市集的幾年,二人得出一套市集的生存之道,Ronnie 指:「要有好的陳列,陳列架物料要符合品牌形象,例如我們用的木架感覺天然,都由自己設計的,其他人抄不來。擺放哪些產品吸引人、如何配合市集主題等,全要思考及預備。」甚至市集用的枱布,Perine 都親手縫製;就像一個演說家去不同地方演講,事前因應聽眾背景與喜好做足資料搜集,抵達後就能很快定下心神,充滿信心地分享。

「簡梘」迅速成長,為人認識,開始設立網店,有店舖邀請寄賣,也與中醫、香港貿發局等合作;品牌更獲 SGS 測試(國際公認之檢驗、鑒定、測試與認證機構)及香港設計委員會的 D-Mark 認證。

但這雙「市集達人」坦言曾有不少慘痛經歷。

每次擺市集,二人都帶上自己設計的陳列架、枱布及符合市集主題的產品。不消半小時已擺好貨品開檔。

每次擺市集,二人都帶上自己設計的陳列架、枱布及符合市集主題的產品。不消半小時已擺好貨品開檔。

冀與年輕手作人品牌同行

「去過不少租金貴、流程混亂、人流極少,又或主題不符合我們的市集,蝕過很多租金。」Perine 指小品牌跑市集是點滴經營,從沒一炮而紅的神話;經營方面,「簡梘」亦沒能帶來極大盈利,主要收入來自丈夫的設計工作。二人開始想到跟同業分享經驗,「讓大家少走冤枉路,本地手作及文創界才能更蓬勃,即『做大個餅』。」

2016 年,二人在非牟利的青少年服務機構 Trial and Error Lab, Trial Academy 開設「小型品牌形象及營銷技巧提升」、「提升銷售的陳列竅門」、「品牌包裝設計入門」等課程。Ronnie 有多年品牌設計及培訓經驗,Perine 則具視覺營銷與市集前線心得,二人就能像醫師般為學生的初創品牌把脈。

近年見證年輕人創立手作工藝品牌,Perine 評價是:「他們創造力強,很聰明,稍微提點已能作出很好的調整。當然有些很有個性,未必一下子接受意見;但沒主見也是壞事。」Ronnie 舉例說,若只追隨模仿坊間流行的產品,「那麼品牌只能像燒煙花,日後難有發展。」 做人跟經營品牌一樣,找到自己的位置,並有長遠計劃,才能走得更遠。

所謂教學相長,他們在年輕人身上同樣獲益匪淺:「我以前不會用粉色做設計。但看到學生用色的創意與大膽,我們早前跟卡通品牌合作時,就嘗試做些粉色又可愛的產品;突破固有做法後,效果與反應竟不錯。」Ronnie 說罷露出孩子氣的笑容。

可是談到翻來覆去的疫情,令這年的手作市集大多取消,有讓本土手作及文創界別的經營者更難走嗎?他收起笑意道:「絕對是。但我們經歷過金融海嘯與風暴,還有 2003 年 SARS,還是生存下來了。此刻可做的,只有靜觀其變,趁機改進品牌,專注研發新產品。

行過風浪的人,把落地的自身經驗跟後輩分享,又是一種胸襟。二人由衷地說:「疫情一過,機會就留給有準備的人。

課程中,實踐市集陳列技巧是課程重點。(圖:Janet Wong)

課程中,實踐市集陳列技巧是課程重點。(圖:Janet Wong)

學生:學懂從客人角度思考

Pauline 是 Ronnie 和 Perine 去年的學生,經營花藝首飾手作品牌 Pozzimade,由品牌卡片、包裝、陳列至擺市集等,二人都會仔細跟她檢討,「課程令我明白做品牌不只求自己開心,更要從客人視角來看品牌形象以至作品陳列,並要尋找貼近品牌需要的實踐方法。跟據老師的意見調整後,客人反應與生意額都有改善,方明白這些知識很重要。」 課程完結時,Pauline 更有機會在 Trial and Error Lab 成果展的手作市集擺檔。

更多歷屆學生分享在這裏。

報讀課程早鳥優惠

即日至 8 月 31 日,凡報讀 Ronnie 和 Perine 任教的「小型品牌形象及營銷技巧提升」、「提升銷售的陳列竅門」、「品牌包裝設計入門」,可獲早鳥 85 折優惠。詳情請看這裏。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台學者論文投《Eye and Vision》期刊 被要求寫明「中國台灣」否則拒登

國際學術期刊再爆政治審查。來自台灣、本身是醫生的臨床醫學研究員吳小姐在社交網站發文,透露日前投稿到 Springer Nature 旗下的醫學期刊《Eye and Vision》,近日接獲編輯室回覆,指為了符合中國相關法規,要求她在論文中「台灣」(Taiwan)後加上「中國」(China),否則無法登出其論文。吳醫生接受《立場新聞》查詢時表明拒絕有關要求,會將論文改投到其他期刊;她坦言,沒有預期過因這樣的理由被拒於門外,作為台灣出身的學者,難免擔心因政治原因影響學術研究發表。

吳醫生今日(25 日)發帖稱「終於遇到了這一天」,指今次事件再次見證「政治議題無所不在」,學術界也難以倖免。雖然她自稱「菜鳥」,指不管有沒有被政治原因刁難,論文是否獲接納本屬未知之數,但她已決定「果斷改投別家」,視今次事件為「練習調整(論文)格式。帖文獲大量台灣、香港網友轉發,有人將事件翻譯成英文並轉載至 Twitter,盼引起國際社會關注。

吳醫生以書面回覆《立場》查詢,指她以第一作者身份向《Eye and Vision》,研究主題和視網膜病變有關。她坦言因研究年資尚淺、從未遇過同類審查事件,但引述指導她寫論文的老師及團隊,縱有過上千次的期刊投稿經驗,從未被要求將「台灣」改寫成「中國台灣」,但就試過一次在相關期刊接受論文後,在文章上硬加入 ROC(Republic of China),且先前未有告知更改。

對於學術論文因政治原因被拒,吳醫生坦言「有些遺憾」,作為台灣出身的研究者,當然會擔心同類政治議題或牽連更多學術期刊、甚至影響刊登,認為這不止剝奪了發表者的權益,「也是對於獲得知識者們的權益剝奪」。她慨嘆,台灣機構出身的學者恐怕只能更加精進努力,讓自己在學術界獲得比較多的認可,才能有比較多的話語權。

終於遇到了這一天。 再次見證政治議題無所不在,學術界也難以倖免。 沒關係,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,繼續努力…

Posted by Hsuan Wu on Monday, August 24, 2020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【特稿】全民檢測或長達 14 日 專家憂只截斷 25% 隱性傳播、假陰性比例大增



自願性「普及社區檢測計劃」將於 9 月 1 日正式推行,特首林鄭月娥曾預計,社區仍有約 1500 個隱形患者,冀措施可以「搵得一個得一個」。惟檢測計劃首階段為期 7 日,政府稱將視乎進度延長至不多於 14 日,加上沒有配合居家令,成效備受外界質疑。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擔心,若政府無法將整個檢測縮短在 4 日內完成,只會令隱形患者繼續將病毒傳播至下一代,或令「假陰性」比例提高;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推算,當局方案只能截斷四分一隱性傳播鏈,反令市民掉以輕心;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亦承認,沒有居家令成效打折扣,早已是政府的預期之內。

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批評,假設病毒潛伏期為 5 日,政府若無法在 4 日內全民檢測所有市民,卻反而延長至 14 日,不但令隱形患者已在社區內傳播,及令假陰性的比率提高。他以葵涌碼頭群組為例,若當局能在兩至三日內檢驗碼頭逾 7000 名人士,假陰性的機會便相對較低;相反若兩星期仍未成功收集所有樣本,假陰性的機會便提高,「如果月初感染,兩星期後先交樣本,其實病毒量已經去到好低,可能係葵涌碼頭造成有隱形傳播。」

他解釋,試劑只是造成假陰性的其中一個因素,亦有機會由於採樣是病毒量在上、下呼吸道分佈不均,或口水、鼻涕等干擾測試結果。他指,若病人病毒量較高,會容易檢測到陽性,因此只有少數病毒數量較低,例如已發病多日的病人。

許樹昌:已預期無居家令使成效打折

政府抗疫顧問、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,由於香港並非如大陸分小區檢測及實施居家令,因此無法數日內完成全民檢測,其成效政府早已預計會打折扣。但他認為,若現時香港有足夠資源進行全民檢測,市民若踴躍參加亦有助截斷社區傳播鏈。

梁子超:憂只截斷 25% 隱性傳播

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指,由於病毒有 14 日潛伏期及 7 日傳播期,若以政府預計有 1500 名隱形患者計算,假設社區內有活躍病毒病人,若未能在全民檢測的第一天找到隱形患者並確診,即病人在及後日子已有機會將病毒傳播至下一代,因此全民檢測只可以視為輔助性質。他估計只有四分一隱形患者可以截斷隱性傳播,其餘四分三病人仍有機會將病毒繼續蔓延。

梁子超擔心,政府推行全民檢測反令市民掉以輕心,提醒要截斷隱性傳播必須靠市民個人防疫意識足夠,即是戴口罩、保持距離、個人衛生等,及依靠衞生防護中心作病毒追蹤,強調過去兩波疫情,均是透過及早追蹤密切接觸者,令傳播鏈即時截斷,病毒傳播系數降至低於 1。

大陸試劑準確率與德國相約 

檢測方面,自宣布全民檢測以來,至昨日只談及會採用鼻腔和咽喉拭子混合採樣,當局未有透露採用那一種試劑。何栢良相信,屆時全民檢測會採用大陸試劑,又指港大早前曾測試大陸試劑的準確度,則透過不斷稀釋病毒,測試其試劑可檢驗的病毒下限,發現其準確度與香港現時較多採用購自德國的試劑相約,可令市民放心。

許樹昌透露,政府曾參考英國做法,即由市民自行抽取樣本,但發現早前黃大仙、屯門、觀塘等多區檢測時,不少市民對自行取樣存有難度,且的士司機檢測由深喉唾液轉為自己採樣,結果參與人數減少,因此決定改由醫護人員負責採樣,期望可以吸引更多市民參加。



Ссылка на источник

Go Top